Warning: Declaration of mosaic_walker_nav_menu_dropdown::start_lvl(&$output, $depth)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_Nav_Menu::start_lvl(&$output, $depth = 0, $args = NULL) in /www/wwwroot/songapo.com/wp-content/themes/mosaic/functions.php on line 522

Warning: Declaration of mosaic_walker_nav_menu_dropdown::end_lvl(&$output, $depth)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_Nav_Menu::end_lvl(&$output, $depth = 0, $args = NULL) in /www/wwwroot/songapo.com/wp-content/themes/mosaic/functions.php on line 526

Warning: Declaration of mosaic_walker_nav_menu_dropdown::start_el(&$output, $item, $depth, $args)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_Nav_Menu::start_el(&$output, $item, $depth = 0, $args = NULL, $id = 0) in /www/wwwroot/songapo.com/wp-content/themes/mosaic/functions.php on line 530

Warning: Declaration of mosaic_walker_nav_menu_dropdown::end_el(&$output, $item, $depth)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_Nav_Menu::end_el(&$output, $item, $depth = 0, $args = NULL) in /www/wwwroot/songapo.com/wp-content/themes/mosaic/functions.php on line 535
049_a900

049_a900

*** 转天午,王博就向吴建国做了详细的汇报,吴建国立即联系了市警方,请求配合调查芈红的现况。

邵东来到一中队点了个名,给师傅打了个招呼,就前往银行,调取芈红近几年的存取款记录。

可疑的是,在银行调取了市芈红的所有银行账户,发现近五年来竟然没有一笔存取款记录。

对一个生活在城市中的人来,没有银行流水基本是不可能的,因为每个人都会产生日常消费。这就明梁卫的供述很有可能是真的。

而市警方传来的消息更加印证了邵东的推断,据市警方调查后得知,芈红由于长期在外打工,已经五六年没有和家人联系过了。

户籍地显示,芈红的家住在市县的大山镇,邵东随即决定前往芈红的家中查访,以了解更进一步的情况。

市的县距离县一千多公里,邵东王博二人驾车在三天后抵达。

按照公安户籍网记录的地址,两人来到了芈红的家,一位30多岁的女人接待了二人。

经了解得知,这人是芈红的姐姐叫做芈玉,芈红有三个哥哥,两个姐姐,而芈红是家中的老,父母都去世了。

而芈红的哥哥姐姐大多都已成家,只有芈玉还未结婚,所以一直住在老房子。

芈玉介绍,芈红从十六岁辍了学,就一直在外面打工,芈红从脾气就比较倔强,性格也很要强,而且非常聪明,一直想靠着自己出人头地。与芈红最后一次联系是在五年前了,芈红打电话向家里要钱,家里没给,后来就没联系过了,芈玉还以为芈红是跟家里赌气,但是没想到一直到现在,还是没有芈红的消息,家里人也很着急。

当时也挺芈红过在市打工,失去联系以后家里人也去市和周边几个地方找过,但是茫茫人海找一个人太难了。

房间里的爱心妹子如此纯真

家人只有等着芈红联系家里,谁也不敢往坏处想。

但是芈红也有一点让家人不太满意,就是家庭观念不重,对家里人好像有意见,老实想着自己在外面闯出名堂,很少关心家里人,也不太在乎家里人是否惦记她。

芈玉着找出了芈红的照片给邵东和王博看。照片中的女子身材高挑,相貌出众。

邵东问道:“你妹妹芈红在失联以前谈没谈过男朋友?”

“听她过,有个男朋友,叫华子。”芈玉。

“当时他们关系怎么样?”邵东问。

“很好,听妹妹华子性格忠厚老实,家是市的,妹妹正好在那边打工,也好有个照应。和我妹妹失联后,我们也到市想找华子问问妹妹的下落,但是市太大,我们找了一个星期,也没找到华子。”芈红。

确认了这些情况,邵东和芈玉互换了联系方式,同王博一起开车赶回县。

至此,邵东已经确认,芈红确有其人,确实在五年中没与家里人联系,人间蒸发了,这种情况是很不正常的,最有可能知情的人,便是芈红的男友毛泰华。

回到了县,邵东便依法对毛泰华进行传唤。

询问姓名年龄民族,毛泰华只是机械式的回答,镇静的情绪出乎邵东的意料。

“芈红你认识吗?”邵东问。

“认识。几年前的事了。”毛泰华坦然自若。

“你们什么关系?”

“男女朋友,不过后来分手了。”

“什么原因分手?”

“性格不合,她和另一个男人有暧昧,所以分手了。”

“你最后一次见她是在什么时候?”

毛泰华思索了一会,答道:“有五年左右了,大概是在三月份,具体的时间记不清楚了,那时候我们住在一起,我和她经常因为一些事争吵,甚至动手,知道有一天就我发现她和别的男人有暧昧,忍无可忍之下就提出了分手,最后一次见她就是我们分手那天,红和一个男人走了。”

“这个男人叫什么?你见过吗?”

“我也不知道叫什么,也没见过面,我是从红的手机短信中发现的。”

“你们后来有联系吗?”

“没有,自从分手再没联系过。我们吵架的时候,红就过有一天要和那男人走,所以我心里一直有气,再没联系过。分手后,我就搬回家住了。”

邵东拿出了从户籍网打印出来的市县芈红的照片,“你看看这照片,是不是你谈过的女朋友芈红?”

毛泰华看了看道:“是。”

得到这些询问结果后,邵东和王博分析了一下案情。

邵东:“根据掌握的线索,芈红有可能已经被杀害,因为一个人五年中,没有任何生活轨迹,这显然是不符合常理。”

王博问道:“东哥,但是毛泰华对待警察的冷静,又不像是装出来的,东哥,这个怎么解释呢?”

“那只有一个可能,就是毛泰华对自己犯罪的手法十分自信,觉得不会被警察抓住。”邵东分析道。

“如果毛泰华真的吧芈红杀害了,要想尸体不被人发现,最安的抛尸地会是哪儿呢?我觉得肯定是他熟悉而且非常隐蔽的地方,而根据居委会的同志反应,毛泰华五年来没出过毛寨村,他熟悉的地方就在毛寨村范围内,而最熟悉的地方就是自己家。”王博。

“博子,你终于学会用脑子了。”邵东笑道。

“嘿嘿,愚见,不足挂齿。东哥,下面你来安排下一步的工作。”王博把左手搭在右拳面表示承让。

二人通过商量,决定对毛寨村的村民进行走访,以了解毛泰华的究竟是不是实话,毛泰华中的男人,是否存在,芈红究竟走没走,芈红最后的生活轨迹范围等几个疑点进行深入走访。

在走访过程中,一位住在毛风华家附近的老人的话引起了邵东的重视。

这位老人给邵东王博出示了自己的军功章,表示曾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战役,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战斗英雄。

邵东和王博对老人肃然起敬,邵东客气道:“老英雄,我们想找你了解一些情况,您的邻居,毛泰华,您对他了解吗?”

“你是华子,了解了解,都是几十年的街坊邻居,我看着他长大的。”老人。

王博眼睛一亮,道:“五年前,华子谈过一个对象,叫红,您知道吗?”

“知道,外地来的,大眼睛,很聪明的一个姑娘。当时和华子谈对象,华子和家里还闹得挺严重,村里人都知道华子离家出走。”老人。

“据您了解,这女孩除了华子以外,有没有别的男性朋友?”王博问。

“红那时候和华子在村租房子住,两人朝夕相处,我没见过有别的男子,也没听过,他俩当时关系很好的。”老人。

“红后来去哪里了?”王博问。

“两人分手了,华子回家了,华子红也回老家了。”老人。

“回家那段时间,华子有没有什么异常?”王博问。

“我知道你们在调查什么,我当年也是军人,按理,还是你们前辈呢。”老人笑道。

“这个当然,老人家,有线索提供?”王博问,邵东一听老人这么就有了精神。

“告诉你们,找我算是找对人了,你们这几天一直调查毛泰华,我先问你,你们是不是怀疑红死了”老人问。

王博看了看邵东,邵东连忙:“是,老前辈,我们怀疑毛泰华杀了红,但是现在还没有找到证据,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,红很可能已经死了。”

“如果不是你们一直在附近了解情况,我也不会想到当年的那些事,现在想想,我的推测有一定的可能。”老人还卖着关子。

“老前辈,你具体给我们呗。”邵东着给王博使了个眼色,“快给老前辈烟。”

王博恍然大悟般慌忙拿出里的烟,给老人敬,点燃。

老人抽了烟,眯着眼道:“我参加过甘岭战役,死尸见的多了,当时我还是个排长,由于我们排伤亡较大,就和别的排合并了,而我表现突出,后来火线提拔为副连长,那场战役打的,苦啊……”

邵东和王博耐着性子听着老人的战斗故事。

老人继续缓缓道:“在战场,死尸最难处理,我们排死伤大半,而阵地前的敌人横尸遍野,那么多尸体看着恶心,怎么办?一开始没有处理尸体的经验,就挖个坑扔里面,当时天气炎热,没多久尸体坑里苍蝇成堆,恶臭无比。连长就开始教我们处理尸体,告诉我们不及时处理一定会发生瘟疫之类的传染病,连长教我们的方法就是烧,烧掉,就不会有传染病。”

老人话锋一转道:“尸臭,我一直到现在都记得非常清楚,在华子搬回家住那段时间,他家的井中,传出来的味道就是尸臭,我当时还以为是死猫或者死狗之类的,因为华子憨厚老实,当时我也没往坏处想,但现在你们警察一开始调查,我回忆起来那个味道就是人的尸体腐烂的味道。”

王博认真的记录了下来,邵东惊讶道:“尸体腐烂的味道?难道毛泰华杀了红,把尸体扔进井里了?”

“很有可能,因为自从华子家里的井中飘出臭味,华子就把井封了。当然,这只是一个嗅觉敏感的老军人的推测,具体还要你们来调查确认。”老人。

邵东有些惊讶的看着老人,没想到老人还有破案的天赋,老人看到了邵东眼中的疑惑,笑道:“我退役后,干了将近三十年的铁路警察。”

邵东恍然大悟,对老人重重的敬了个礼。老人爽朗的笑着送二人离开。***049_a900

Posted in 未分类. Tagged with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