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Declaration of mosaic_walker_nav_menu_dropdown::start_lvl(&$output, $depth)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_Nav_Menu::start_lvl(&$output, $depth = 0, $args = NULL) in /www/wwwroot/songapo.com/wp-content/themes/mosaic/functions.php on line 522

Warning: Declaration of mosaic_walker_nav_menu_dropdown::end_lvl(&$output, $depth)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_Nav_Menu::end_lvl(&$output, $depth = 0, $args = NULL) in /www/wwwroot/songapo.com/wp-content/themes/mosaic/functions.php on line 526

Warning: Declaration of mosaic_walker_nav_menu_dropdown::start_el(&$output, $item, $depth, $args)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_Nav_Menu::start_el(&$output, $item, $depth = 0, $args = NULL, $id = 0) in /www/wwwroot/songapo.com/wp-content/themes/mosaic/functions.php on line 530

Warning: Declaration of mosaic_walker_nav_menu_dropdown::end_el(&$output, $item, $depth)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_Nav_Menu::end_el(&$output, $item, $depth = 0, $args = NULL) in /www/wwwroot/songapo.com/wp-content/themes/mosaic/functions.php on line 535
360_a895

360_a895

挂了电话后,男人想了想,拿着手机打开猎鬼联盟。从联系人里找了个人出来,问道:——这两天有人跟你买解咒香了?

对方过了好一会儿,才回消息过来:——没有啊?

男人有些不相信的问:——真没有?你别骗我,否则你知道后果!

对方似乎有些忌惮,回道:——真的没有!我骗你干嘛?

男人脸上露出了不解的表情,又问:——没人跟你买解咒香,为什么我的咒被人破了?

对方道:——你也知道解咒的办法也不定是要用解咒香的,反正我最近没卖过解咒香出去。你怎么不去查查看其他卖家?

男人:——我知道了。我会查的。

说完他又点开另一个人问道:——最近这几天有没有人跟你要百年黑鸡血?

对方:——没有。怎么了?

男人道:——没什么。

想了想又问另一个:——有人跟你买白虎灵没?

对方:——没有啊?怎么,你给我介绍客户了?

双辫子清纯小美女户外甜美可爱写真图片

男人眉头越蹙越深,回道:——不是。

对方:——那你问什么?

男人道:——没什么。

问了一圈,用来解除他这个吞运咒的关键东西都没有人交易过。难不成那个解咒的人自己有什么东西代替了?不可能,他的咒印能量那么强。不是随便的东西就能替代解开的。

男人越想越糊涂,心里疑惑也越来越大。而且心里隐隐有一种危机感升起。

已经很久没人解开他的诅咒了吧,因为他的诅咒石现在的能量那么强,就算请来玄宗者给的正宗和尚与道士,也不一定能解开他的诅咒啊。

想来想去,他觉得他已经等不及那个找他下咒的人的电话了,现在就要去找找那个被他下咒的目标看看是怎么回事。

他的诅咒刚刚才解除的,那么说明对方现在就跟解咒的人在一起。

想到这,他立即拿着东西转身出门。到楼下找了一辆车开了出来,朝着云导的别墅区开了过去。

……

另一边木云君正好一抬手,将上方的符纹拢到了手里。连云导,也就是云卓峰这时也看到了她手心那一团诡异的黑气。

“这个……这个是诅咒?”云卓峰表示很惊奇。

他刚才一进这屋里后,突然眼前一黑。就感觉自己站到了一个黑暗的奇怪空间里,而且什么也看不到,什么也感觉不到。这感觉很不真实,有些缥缈。

就在他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地方的时候,突然看到周围的黑暗正往头顶涌去。渐渐的就感觉周围慢慢的明亮了起来,然后他就看清了周围的环境。

看清了周围的环境后,才发现他就站在之前进来的那间房间的中央。而那位帮他做法的小姑娘就站在旁边,目光盯着她手掌托着的一团诡异的黑气。

木云君点头:“嗯,这就是那个邪咒。”

她说着突然五指一握,手心的黑气就被她捏散了。而她这边捏散这团黑气的同时,正是那个男人看到的血碗和黑狗头干枯的同时。

捏爆了手里的邪气之后,木云君这才看着云卓峰说道:“现在有没有什么微妙的感觉?”

云卓峰左右看了看,又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。才睁开眼睛,整个人的脸上精神都活了不少。

他目光亮晶晶的看向木云君,点头笑道:“啊,还真有感觉。原本一直压在心里的一股郁气好像消了,现在感觉心情轻松了许多。头顶也没那么重了!”

木云君转身往外走,边走边道:“这还只是你个人的感觉,等过了几天你的气运就会慢慢回来了。这个诅咒是在夺走你的气运,然后引来恶运到你身上。再不出三个月,你就会恶运缠身,然后家破人亡了。你还是想想,你是不是有什么仇人吧。不然这么歹毒的诅咒,谁没事给你下?而且就算是请高人,那也是花很多钱的。”

根据木云君对这些邪魔外道之间的价位,这种夺人气运让目标不知不觉死在恶运之下的,不仅要深厚的修为,同时还需要很难炼出来的邪器才行。

这么一请,这种级别的高人肯定不下三百万了。而且这个咒的能量来看,360_a895估计三百万还请不来这个等级的。

听到木云君的话,云卓峰背后一凉。他跟着走出来,脸色有此不敢相信:“什么?我还会家破人亡的吗?”

可是想想自己走在路上都差点被广告牌砸死,这个结果也不是不可能的!..

云卓峰的脸阴沉了下来。

这么歹毒的想害他的,大概就是真的跟他有仇的了!

可是谁跟他有这么大的仇恨呢?

木云君往下走,走着又想到什么。回头对他说道:“哦对了,大概这一个星期之内,你身边有一些困难就会有好转了。记得让我墨姐进你的剧组啊!”

云卓峰看着她目露不解,问:“你是说……就算我不让胡丽菲进剧组,海峰也不会撤资吗?”

木云君耸肩,道:“这个我不清楚,但这可是你之前答应我的条件。反正就算海峰真的打算撤资,估计到时候你一样有办法解决吧。”

说着她就下到了客厅,见云太太和李墨两人都淡定的坐着。

听到木云君和云卓峰下楼梯的脚步声时,李墨就站了起来。看着她问:“怎么样?解决了吗?”

木云君笑着对她比了个k的手势,道:“小君姐姐出手,当然解决啦!”

李墨无奈的笑着看她:“看来问题不大。”

然后她转头对云卓峰说道:“那我们今晚就先回去了,云导有什么需要记得打我电话。”

虽然说木云君这次是为了帮她拿到这个角色的,但是李墨自己倒没有表现得那么着急。反正这个角色定角还有些时间,就先给这位大导演一些缓冲时间吧。

云太太是和李墨一起站起来的,听到李墨这么说,也不推迟。顺着她的话道:“我们送你们。”

就在她准备动身的时候,突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云太太拿起一看,眉头微不可察的一皱。却还是对李墨两人打了个招呼:“抱歉,我先接个电话。就让我老公送你们吧。”

李墨理解的笑了笑道:“没关系。”

Posted in 未分类. Tagged with .